《煎茶水记》

旺彩注册 www.admobifr.com   《煎茶水记》,全一卷,唐代后期张又新著,评论当时的泉水,共二十种水源。传初称《水经》,后为与同名古书相区别而改此名。

  《煎茶水记》全文仅约九百余字,卷首载有刑部侍郎刘伯刍推荐的"七水",接着论述了团茶的衰退和抹茶的起源。最后列举了据说是由陆羽品评并向李季卿口授的"二十水"。后面附有宋叶清臣《述煮茶泉品》一篇,欧阳修《大明水记》一篇,《浮槎山水记》一篇。百川学海本也附有此三篇。该书收录于"中国食经丛书"。在日本,有青木正儿译本和布目潮沨译本。

  全文内容:

  故刑部侍郎刘公讳伯刍,于又新丈人行也。为学精博,颇有风鉴,称较水之与茶宜者,凡七等:

  扬子江南零水第一;

  无锡惠山寺石泉水第二;

  苏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三;

  丹阳县观音寺水第四;

  扬州大明寺水第五;

  吴松江水第六;

  淮水最下,第七。

  斯七水,余尝俱瓶于舟中,亲挹而比之,诚如其说也??陀惺煊诹秸阏?,言搜访未尽,余尝志之。及刺永嘉,过桐庐江,至 严子濑,溪色至清,水味甚冷,家人辈用陈黑坏茶泼之,皆至芳香。又以煎佳茶,不可名其鲜馥也,又愈于扬子南零殊远。及至永嘉,取仙岩瀑布用之,亦不下南零,以是知客之说诚哉信矣。夫显理鉴物,今之人信不迨于古人,盖亦有古人所未知,而今人能知之者。

  元和九年春,予初成名,与同年生期于荐福寺。余与李德垂先至,憩西厢玄鉴室,会适有楚僧至,置囊有数编书。余偶抽一通览焉,文细密,皆杂记。卷末又一题云《煮茶记》,云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,至维扬,逢陆处士鸿渐。李素熟陆名,有倾盖之欢,因之赴郡。至扬子驿,将食,李曰:“陆君善于茶,盖天下闻名矣??鲅镒幽狭闼质饩?。今日二妙千载一遇,何旷之乎!”命军士谨信者,挈瓶操舟,深诣南零,陆利器以俟之。俄水至,陆以勺 扬其水曰:“江则江矣。非南零者,似临岸之水?!笔乖唬骸澳宠凵钊?,见累百,敢虚绐乎?”陆不言,既而倾诸盆,至半,陆遽止之,又以勺扬之曰:“自此南零者矣?!笔辊耆淮蠛?,驰下曰:“某自南零赍至岸,舟荡覆半,惧其鲜,挹岸水增之。处士之鉴,神鉴也,其敢隐焉!”李与宾从数十人皆大骇愕。李因问陆: “既如是,所经历处之水,优劣精可判矣?!甭皆唬骸俺谝?,晋水最下?!崩钜蛎?,口授而次第之:

  庐山康王谷水帘水第一;

  无锡县惠山寺石泉水第二;

  蕲州兰溪石下水第三;

  峡州扇子山下有石突然,泄水独清冷,状如龟形,俗云虾蟆口水,第四;

  苏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五;

  庐山招贤寺下方桥潭水第六;

  扬子江南零水第七;

  洪州西山西东瀑布水第八;

  唐州桐柏县淮水源第九,淮水亦佳;

  庐州龙池山岭水第十;

  丹阳县观音寺水第十一;

  扬州大明寺水第十二;

  汉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,水苦;

  归州玉虚洞下香溪水第十四;

  商州武关西洛水第十五;未尝泥。

  吴松江水第十六;

  天台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;

  郴州圆泉水第十八;

  桐庐严陵滩水第十九;

  雪水第二十,用雪不可太冷。

  此二十水,余尝试之,非系茶之精粗,过此不之知也。夫茶烹于所产处,无不佳也,盖水土之宜。离其处,水功其半,然善烹洁器,全其功也。李置诸笥焉,遇有言茶者,即示之。又新刺九江,有客李滂、门生刘鲁封,言尝见说茶,余醒然思往岁僧室获是书,因尽箧,书在焉。古人云:“泻水置瓶中,焉能辨淄渑?!贝搜员夭豢膳幸?,力古以为信然,盖不疑矣。岂知天下之理,未可言至。古人研精,固有未尽,强学君子,孜孜不懈,岂止思齐而已哉。此言亦有裨于劝勉,故记之。

编辑词条请先注册
欢迎使用新茶网App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